不知為何

會覺得Nirvana的音樂適合聊天,在很深很深的夜

把音量關得小小的

窩在沙發,背靠著背

鬼扯些虛無及毫無意義細微瑣碎

天有點熱,電風扇會在靠牆的地方嗡嗡得吹出輕撫般的微風

旋轉著,有一陣沒一陣

看著牆上映出檯燈照射手掌的殘影

可以做出各種無聊的動物

狐狸、小狗、鴨子、螃蟹

『你知道存在主義嗎?』『不知道,但卡夫卡還蠻帥的』

『你以後想作什麼?』『我想當個水手』

『很憤怒的那種嗎?』『很會玩橋牌的那種』

『你呢?你以後想作什麼?』『我想和松鼠交朋友』

『你喜歡這個世界嗎?』

『還好』『還好』

莫名其妙天就亮了

你一點都不在乎他們跟搖滾樂到底有什麼死不死的關係

伸個懶腰

最好是這天還是個假日

這樣就好

吃完早餐還可以睡個回籠覺

那是打字、電話、文字都無法模仿的氛圍

 

 

但其實你知道,Kurt Cobain就是個一團亂的虛無者啊

 


『這是什麼?』

『這就是Kurt Cobain啊

這是我看完『愛情三選一』這部電影後到現在腦袋裡殘存的唯一印象

很讓人留戀的殘存印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sincity 的頭像
jsincity

關於旅人的湛藍狂想

jsin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