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凱說我的血是綠色的

溫度是冰冷的

流動是濃稠的

感覺是蒼白的

不會聲嘶力竭

不適合躺洋

不適合運輸血小板

即使你說得我的生理構造是如此斑斕冷冽

也要切開了割開了剝開了剖開了才看得到

你們所想要聽到的得到的預期到的答案

因為那不是我的反應,也不是必要的答案

都這個年紀了,客套誰不會

假裝的情緒,禮貌的演出

誰不會

只是不論對誰

那樣都不值得

不是嗎?

 

 

P.S.

掛上電話後的我還是一直都想不通

從好幾百年前到現在的零零碎碎

說真的,我怎樣的情緒反應,倒底與你們何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sincity 的頭像
jsincity

關於旅人的湛藍狂想

jsin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