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Each pray'r accepted, and each wish resign'd.   

                                                                Alexander Pope《Eloisa to Abelard》

                                                                  
當一段戀情即將結束時,留在心中的回憶會是什麼?

是初識時的那種悸動,還是尾聲時的那種無奈?我們忘記那是同時存在的,

我們只記得當下情緒告訴我們的

時間是不可逆的,但記憶的時間線總是混亂無比

厭倦無趣的那個人,瘋狂深愛的那個人

漸漸得在腦海中變成不同一個人

有時無奈與悲傷無時無刻夾雜在支離破碎的心上,所以也許遺忘是種祈禱

只是遺忘所有悲傷的代價,是遺忘所有值得的美好

畢竟厭倦無趣的那個人,就曾是瘋狂深愛的那個人

當一段感情走得長了,慣了,淡了,倦了

愛情的本質早就淹沒在層層疊疊的記憶中

複雜得一如生活,乏味得一如現在

他依然是他,只是我們早已忘記當初愛上的那個他

於是我們瘋狂切割陰雨潮濕的現在,然後在驚覺淚中流不捨當初的燦爛美好

永恆的陽光只能存在潔白無暇的心靈

只想要保存純粹完整的心竟會是如此的寂寥

不存在厭煩,也不存在擁抱

當幸福與厭倦同時成為愛情的一體兩面時

我們應該懷抱那終究會心碎的幸福,還是要保存永遠完整的寂寞

『你終究會討厭我的』

克蕾婷靠著牆,對著一臉迷惑的喬爾這麼說著

當背景播放著兩人對彼此所有的怨對與不耐,而他們面對的竟是初識的美好

悸動與厭倦,愛戀與怨對,在記憶混亂的時間線中,終於合而為一,無奈得一如哲學

『好吧』,喬爾終於那麼說
『好吧』,克蕾婷也是這麼回答

是啊,好吧,愛情本來就不只是童話,終究,也只能這樣了


其實有時候我不是那麼喜歡宿命論的愛情

但到目前為止,這部電影一直是在我心中的第一名

關於記憶,關於愛情,關於夢境與現實,總是迷人得讓我不能自己

他甚至成為我某種程度上的心靈雞湯

當吵架時,當甜蜜時,當平淡時,當寂寞時

也許雖然是很不喜歡,但仍希望愛情中的某些方面,宿命論是存在的

當然,是美好的那一面

我深信忘記的,就是死去了

所以我很相信記憶總是同時存在,只是很多時候

會怎麼都想不起來

全站熱搜

jsin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