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對桌坐了個小女生
瘦瘦的卻不帶骨感,至少不像東區那滿坑滿谷還沒吃到唐增肉的排骨精一樣可怕
她背了一個GUCCI的大袋子
桌上放了本薄薄的可能是關於拖福的考題
在不遠處還有一台商用計算機,所以那搞不好是GRE也說不定
耳朵理塞著IPOD的耳機,斜斜得面對著我
颱風過後的陽光灑進他半邊的側臉,讓他短短的馬尾照映著一種自然的金黃色
這是很舒服的一種景象,只是有趣的是
他照鏡子擦粉底的時間似乎比看書的時間還要多
每次注意到他擦粉底的那一股狠勁
就像過年前我在軍隊裡
幫部隊樓層粉刷牆壁的那股氣勢
像是一種期待,也像是一種緊張
 
果不其然
不久後男生就出現了
男生穿著七分褲,POLO杉
頭上頂著日本傑尼斯系的捲髮,嘴唇及下巴留著不知道有沒有造型過的短髭及鬚渣
帶著黃秋生在『人肉叉燒包』中的粗框眼鏡,踩著沒有襪子的Timberland Men's Traditional Handsewn Casual shoe。(對,我這個時尚白癡就是上GOOGLE查的)
應該是個立志要當個雅痞的都市新男兒
雅痞男從時尚的肩包中(對,我已經懶得上GOOGLE了!)拿出他為數不少的裝備
ASUS w7筆電(恩),SONY MD(喔!),Sony Ericsson M600(龐德用的),耳機AKG K530(嚇!!出門帶這個?)

恩恩恩…搞不好是轉過職的雅痞男

雅痞男應該是個研究生,因為他上網逛的是google scholar
一個一年多前我也不時在上面哭爹喊娘的地方
在google scholar上不久,網頁迅速切換到論壇,電吉他網站,及各式各樣的部落格
恩……他百分之百是個研究生,碩一的那種。
女生在男方來後明顯的變得不專心
不時趴在桌上望著窗外發呆,或是搶男方的耳機過來玩,要不然就在大庭廣眾下偷咬男生,入侵男生在筆電觸控版上的控制權
男生偶而會推推女生的頭,露出主人愛憐寵物般的那種神情(好吧,這個形容詞很爛)
我想我多少可以理解女生剛剛不時粉刷自己的心情了
 
在我要走時
他們的托福(或GRE)課本,類似PAPER的講義,電子字典,IPOD,計算機都被推到遠遠的一旁
小倆口擠在華碩13吋的螢幕前,網頁停留在購物網上各式各樣的手機介紹
我把心停留在這最後驚鴻一瞥的畫面
那種曾經的,『假讀書,真約會』時期的單純美好。

全站熱搜

jsin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