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早上起來,頸部以上都很奇怪。


像是不曉得哪來的精靈老在三更半夜把我的頭拿出去當球踢…


天快亮時匆匆忙忙拿回來接而亂縫一通的感覺…


亂縫一通就算了,大概怕縫不好我早上起來頭會掉下來…

 

他們會在接縫處塗上大量的三秒膠…

 

所以起床後脖子和肩膀就像用大量廉價水泥做成的一樣,而且水泥還有些會成塊成塊的剝落…

 

脖子硬就算了,問題是還會痛…一種慢慢得,靜靜得,蔓延一整天的抽痛…

 

有時候脖子痛跟頭痛搞在一起,我會搞不清楚倒底哪一個比較讓我沮喪,或者是哪一個是我可以不用去實驗室的好藉口…

 

或者是我根本就是因為沮喪才會歇斯底里性的亂痛一通…

 

我知道這是種習慣性落枕…

 

就像我知道我現在老過著我不想要的生活一樣…

 

不過有時候慢性疼痛會像壞習慣一樣…

 

不知不覺就理直氣壯得變成生活的一部份了…

 

我很不喜歡這一部份,不論是生活,壞習慣,還是慢性疼痛…

 

但我任性的權力好像是跟著年齡成反比…

 

改變所需要的勇氣倒是跟年齡成懸殊的正比…

 

為了糾正這還沒有變習慣的疼痛…

 

我針灸,推拿和貼我以前很不喜歡貼的藥布(不喜歡的程度大概比水果好一點,但比早起差一點)…

 

換了枕頭,棉被…

 

沒事還記錄自己的睡眠姿勢…看是不是那周遊列國的姿勢惹的禍…

 

我甚至考慮在床邊留張紙條…

 

拜託那些半夜把我的頭借去練雷獸射門的小精靈們能不能拿回來還時縫精細一點………或者是不要倒那麼多三秒膠在上面也行

 

後來沒有做的原因是,如果我用那字跡像被火燒死的蟲來寫紙條的話…

 

他們很可能會把內容看成說把頭玩一玩就帶回家不用拿回來還了之類的…

 

搞不好那樣我脖子的症狀會更麻煩一點…

全站熱搜

jsinc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